天气显示:
今天是:
峡谷春茶
快速导航
新闻资讯 茶与文化 茶史探源 茶人茶事 茶俗茶道 茶叶知识 茶叶技术 茶业百科 图片新闻 通知公告
联系我们
婺源县峡谷春茶厂
地 址:上饶市婺源县思口镇西源村
电 话:0793-7335858
手 机:18970328928
 
峡谷春茶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| 详细信息

茶聊

【作者/来自】网站管理员 【发表时间】2021-5-26 【点击次数】986
茶聊
婺源峡谷春茶网;2021.05.26

文/江有庆

茶聊

  说到茶,首先想到的是她那梅兰竹菊四君子一样的高贵品格,又想起她那如琴棋书画的风雅情趣。于辞海一探寻,发现因茶而产生的语汇竟这么丰富多彩——茶引,茶由,茶仪,茶礼,茶会,茶话,茶法,茶经,茶栈,茶食等等,这些名词有的虽然早已沉睡于辞书中多年无人问津了,但是当我们一旦走近他们,将他们唤醒,还原他们的意蕴时,我们会惊奇地发现,这些词语就像一串闪亮的明珠一样,构建起的不就是茶文化之路的缩影吗?如此一想,我心中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,茶叶的商贸,礼仪和文化历史竟是那么悠远与深广!

  婺源山川毓秀,这秀中之冠,当绿茶莫属,早在唐代婺源绿茶就见赏于世了,所以婺源素来就以“茶乡”闻名遐迩。自古以来,喝茶成了婺源人的日常生活习惯。家家都备有茶叶,饭后必泡茶喝,且讲品味。每逢亲朋或客人到访,主人必先沏茶款待,如上白开水,则视为不敬。婺源茶就是这么悠久高雅,而又平易近人。

  当今的婺源被誉为“中国最美乡村”,追根溯源,还是这里得天独厚的山清水秀所致。婺源处处都是碧水茂林,村村都有茶山茶园。

 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,小学升初中的时候,我的录取通知书上要求必备的工具不是字典辞书,而是锄头镰刀。现在给孙辈讲起那时用“锄头镰刀”上课的历史,他们感到非常新奇和不解。回顾那段没有硝烟的“锤镰”磨砺岁月,我仿佛穿越了近半个世纪的时光隧道,走进了亦苦亦乐的少年时代。

  清晨,当当当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过,我们谁也不敢留恋被褥的温暖,像军营的士兵一样,迅速地起床、洗漱、早餐、集结。那场景一帧帧,一幅幅犹如特制的电影画面在脑屏中飞过。我们一个个腰系镰刀,肩荷长锄,在操场上列队完毕,戎装待发。班主任站在队列前面的台阶上,大声训诫,那阵势绝不次于出征前给战士强调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的指导员。“嚁嚁”的哨声,就是我们出发的号令,一路上“雄赳赳,气昂昂。”的歌声响彻云霄。中饭是在荒山野岭上吃的,由学校炊事员专程送达。踏着落日的余晖,我们就像溃败的国军,三三两两,趔趔趄趄回到学校。这就是我们平常的艰苦而又快乐的学习生活。

  孙女扬起稚气的脸,好奇而又羡慕地问我:“那,你们不用做作业吗?”我感慨的回答,那一梯梯工整的茶山不就是我们用锄头镰刀一笔一划书写出来的吗?

  现在,时过境迁,人们的生活和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过去的茶山茶地也赋予新的时代内涵——茶叶观光园成了最美乡村的新宠!如今,每当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,像蜜蜂一样留连徜徉于我们开垦出来的那一片片茶园拍照摆酷时,心底还会生出缕缕惬意;每当我路过那一座秀美的茶山,看到用我们的血汗书写出来的那一层层一垄垄的翠绿时,仿佛还能感觉到哪绿叶上闪耀着我们的青春。

  后来我成了一名小学的赤脚教师,我没有因为知识的匮乏而埋怨那段岁月的蹉跎,因为“锤镰”让我学会了刻苦,坚韧还有快乐。八、九十年代的农村中小学,虽然已经逐渐抛弃了锄头镰刀的劳动,但是勤工俭学还是学校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每到春季采茶时节,我就带领学生到茶山上帮助茶农采摘春茶。我的山村学校有自己的小茶山劳动基地,学生采下的茶不多时,我们几个教师便连夜自己加工。茶叶的制作过程大体是杀青,揉团,炒烘。其中揉团是技术活,不学习是揉不成团的。炒烘是个艰辛而漫长的过程,湿漉漉的叶片,就靠一双手在滚烫的铁锅里摸腾,把湿气蒸发干。做一次茶下来,先生手一下子就变成了紫黑色,还有烫出的水泡。等到茶叶出锅,用报纸包装好时,往往已经是深夜时分。说也奇怪,我们几个每每毫无倦意,还要煮盆面条,泡上一盏新茶,品茗闲聊一番,俨然忘记了黎明即将的到来。

  喝新茶特别提神,很多人都怕因此失眠。而我却不怕,因为我有夜读的习惯。说到这里,我自然想起我敬爱的母舅来。母舅有两大嗜好,一是茶,二是书。在他的身上,我看到了茶与书的契合,领略到了书与茶的融洽。在静寂的夜里,人们都睡了,连猫也无聊地打盹了,而母舅却在灯下泡一杯热茶,一边啜饮一边看书,越是夜深越是精神,书味与茶味此刻算是达到最精致的结合了。

  高中毕业后,每到母舅家去玩,母舅总要泡杯热气腾腾的茶端给我喝。离开时,母舅也总忘不了送本书给我。我这品茗夜读的癖好,应该是这么形成的吧!

  母舅集书香与茶香于一体,可谓是当地的大儒;在我心里,他就是集书乡与茶乡于一体的婺源写照。

  在茶香与书香的长期润染下,我的文化荒山已然绿意盎然,生机勃勃的了。有一次我收到一封《中国教育报》编辑部郭记者寄来的信函,里面不光有几张刊登了我长篇文章的报纸,还附上了一沓手写的信笺。长长的信,讲的是诗意赋春,清香婺茶,眷恋之情溢于言表。我赶紧把自制的深山茶,用时髦的包装寄了一份给他,以展示茶乡以茶致谢的礼仪。

  昨天,阳光灿烂,惠风和畅,我应朋友之约,到一茶庄品茗赏春。我们一行三人,年岁相当,情趣略同,来到一个号称“陆羽斋”的茶亭之上。这茶亭四面临风,飞檐翘角,古朴典雅。我们一面手持青花瓷杯,细酌慢啜,一面凭倚雕栏,驰目骋怀,那一浪浪的层峦叠翠,好不令人心旷神怡!

  “茶是高贵的,你看客人来了,我们都要敬上一杯茶!”一个说。
  “茶也是平凡的,我们这里谁家没有茶?”另一个说。
  “是啊!”我说,“茶的高贵在于她的清香致远;茶的平凡在于他的苦涩本真。没有苦涩,无以致远,没有……”
  “没有本真何来清香!”一个笑着打断我的话,附和道,“这不就是庭前楹联上写的吗?”
  我们一齐举目朝楹柱看去,不禁一起哈哈哈大笑起来。果然上面有副鎏金对联云:

  书圣言学求真致远,
  茶仙品茗历苦生香。

  以茶待客,以茶会友,以茶研学,以茶悟道不正是我们婺源茶文化从古到今,雅俗共赏的韵味所在吗?(来源;有庆童趣语文公众号)
关闭

向上
版权所有:婺源县峡谷春茶厂 备案号:赣ICP备14009322号-2
地址:上饶市婺源县思口镇西源村 /上饶市婺源县思口镇新街[中国邮政]斜对面
手机:18970328928 电话:0793-7335858